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大主宰同人之迦楼罗怼彩潇】
【大主宰同人之迦楼罗怼彩潇】
字数:1369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此故事背景为上古天宫九府中的另一府

  「呼!终于成功了!」一个彩裙少女如释重负地感叹道,身上早已香汗淋漓,香汗顺着少女修长白皙的脖颈滑落,打湿衣衫。显露出少女曼妙的曲线。
  「真是大意了呢,虽然仅仅只是陨落了不知多少年的上古天宫的九府之一,但依然能够对我造成不小的危险。」彩裙少女心有余悸地感叹道。不过很快,她那天生带着些妩媚的眸子便起了些异样的波澜。

  「上古天帝,在九帝中实力亦属靠前,即便是爹爹也不一定比得过,可却依然在域外邪族的进攻中烟消云散。」彩裙少女的话中带着些忧愁,「那群邪魔真的那么可怕吗?」

  这少女正是炎帝之女萧潇。炎帝萧炎本便有着要护一护前辈传承的心思,自家女儿又经常对自己说想去天罗大陆玩玩,如今上古天宫出世,正好可以让女儿满足这个心愿。

  这一路上萧潇也颇为顺利,名字用的依然是当初对牧尘所说的「彩潇」。凭着自身强大的实力,自己一个美丽的少女倒也没有遇到不可抗力的危险,甚至轻松拿到了天宫金龙弟子的身份。但直到刚才为止,麻烦终于出现了。

  天宫九府府主名不虚传,即便陨落之后实力离地至尊尚有些距离也不是一般九品圆满至尊可以相比的,好在萧潇底牌颇多,最终还是超度了那已经被邪魔侵蚀的府主。

  即便如此,这九府之行依然让萧潇消耗不小,不过相比于天池洗礼来说,这些消耗还是相当值得的。

  「呼!这次的消耗真是不少呢,得赶紧恢复过来。」萧潇望着大殿中央的一座幽潭,潭水之中,有着睡莲生长,而此时,正有着袅袅青烟,自那幽谭中升腾起来,弥漫大殿。

  即便是一点青烟,其中都蕴含着极为精纯与磅礴的灵力,因为这一汪池水本便是由至尊灵液凝成。

  虽说如今这汪池水已经稀薄了很多,但价值怕是依然不会低于五千万至尊灵液,也足够萧潇勉勉强强用来……洗澡了。

  是的,虽然五千万至尊灵液对寻常的地至尊势力来说是一比庞大的巨款,但对于无尽火域来说,这却仅仅只是九牛一毛罢了,用来沐浴洗澡完全算不上浪费。

  当然,萧潇自然是有其它方法吸收这五千万至尊灵液的,只不过,沐浴是她最喜欢的方法罢了。

  萧潇走到幽潭边后,又向四周望了望,虽然明知道寻常人是无法穿过灵阵进入这里的,但一个美丽的少女在野外洗澡,终归还是警惕点为好。

  想到这,萧潇手中又挥出了一道彩光,又在入口处布上了一道灵力防御。
  这道防御中凝聚了她剩余的所有灵力,即便是九品巅峰强者也很难进入,就算是真的倒霉到碰上了九品圆满强者,这道防御应该也足以支持一段时间,让她恢复过来。

  可以说,这种防御是一种极为冒险的方法,但也是极为自信的做法,源于萧潇对自身实力的自信。

  到了现在,萧潇才感到颇为满意,心情也不由得放送了下来,沐浴本便是放松心情的方法,没有必要再紧绷着精神。

  萧潇自池旁蹲下,玉手探进池水,感受着其中精纯的灵力,脸颊上也是有着一抹喜悦闪过,这池至尊灵液果然没有让她失望,虽然量上稀薄了许多,但质上却分毫不差。

  警惕的少女又向四周看了看,再次确认附近的确没有人后才终于用玉手解下了面纱,倾城般的容颜终于脱离了束缚。

  那犹如远山般的眉黛,挺翘的琼鼻,红润的小嘴,以及那修长睫毛之下,犹如黑曜石般透彻的大眼睛,一切的一切都无限趋近于完美。

  成年后的萧潇,姿色犹胜其母彩鳞,虽然比起现在的火境主母来说欠缺了一份气质,但却无疑已经超越了当年还在下位面的美杜莎女王。

  紧接着,萧潇迅速脱掉了自己的鞋子,晶莹如玉的美足踏在池边,如同最精美的玉石,让人忍不住想立刻握住手中好好把玩一番。

  在已经确定了安全的情况下,萧潇终于开始松懈了下来,开始宽衣解带,少女身上的彩裙被缓缓脱下,露出完美无瑕的玉体。

  彩裙之下并没有过多的衣物,仅余贴身小衣,遮住了几处少女的隐私部位,凝脂白玉般的肌肤与彩色的贴身衣物十分亮眼,足以让任何性取向正常的男人移不开目光,真要比较起来,也许那材质珍贵的贴身衣物也没有萧潇的肌肤柔滑。
  然而紧接着,更加让人血脉偾张的一幕便发生了——萧潇利索地脱下了自己胸部的内衣,胸前那对已经颇具规模的玉乳正骄傲地挺起,乳峰高处挺立的红梅更是充满了诱人的气息。

  接着,萧潇弯腰翘臀,少女身上的最后一层衣物也已脱下,内裤脱落在了萧潇的脚踝处,原本便十分诱人的修长美腿此时与暴露在空气中的浑圆玉臀结合来看更是让人血脉偾张,双腿之间的神秘花园紧闭着,似乎从未向任何人开放过,周围的黑色芳草也十分整齐,彷佛会将任何男人拒之门外。

  萧潇的身体几乎集合了女性的所有美丽,倾国倾城的美杜莎女王与斗帝血脉的完美结晶在这个少女的身体上完全体现了出来,这个帝女彷佛拥有了不属于人间的美丽。

  精纯的灵力气息扑面而来,萧潇在此刻终于恢复了一些少女应有的活泼,一脚将脚踝处的内裤踢到了不知什么地方,而后便踏着玉足迈向至尊灵液池。
  双脚泡在至尊灵液中后,一股十分舒畅的感觉便从萧潇的脚底传来,让少女不由得再次惊喜,这至尊灵液池的精纯程度竟然犹在自己的预料之上,只觉自己身体的每一个细小的毛孔都在受到灵力的滋润。

  少女欢快地踏着至尊灵液,慢慢走近了池水更深的地方。随着身体与至尊灵液的接触,这些精纯的灵力更加活跃地涌入了身体,包括一些少女的敏感部位。
  「真是一群不乖的至尊灵液。」少女红着脸自言自语,而后便闭眼凝神,一边沐浴,一边全神贯注地吸收池水中的至尊灵液。

  府外,一个身躯修长的黑袍男子正仔细地看着面前的彩色灵力光幕,伸出手来犹豫不决,不知是不是该动手破除。

  他有着英俊如刀削般的脸庞。眼神深邃令人着迷,他面带温和的笑容。足以让得世间诸多女子感到迷醉。

  他正是来自圣魔宫的迦楼罗。先前彩潇破开他的记录获得了金龙弟子的身份后便引起了他极大的注意,像这种容貌和实力皆为极品的年轻少女可不是一般势力能培养出来的,因此,先前迦楼罗便向彩潇表达了自己温和的善意。

  谁知彩潇根本不买账,不但拒绝与迦楼罗过多交谈,甚至出手直接给了迦楼罗一道攻击,让他颇为惊异于这少女的实力。

  而这也成功引起了迦楼罗的兴趣,一个看似妩媚但实际却又冷艳至极的天之骄女,太有交好的必要了。于是,迦楼罗便继续跟在了彩潇的后面。

  这当然躲不过彩潇敏锐的感知,不过她倒也没有在意,也没有出手,而是直接加速甩开了迦楼罗,速度极为惊人,让迦楼罗吃惊了好一会。

  不过,迦楼罗毕竟也是九品圆满的天之骄子,虽然被彩潇远远甩开,倒也能勉强跟上行踪。

  因此,直到现在,彩潇已经解决了府主,并布好防御开始沐浴休息后,迦楼罗才赶到府外。

  「究竟该不该进去呢?」迦楼罗沉思了一会,不知下一步该怎么走。如果贸然进入的话,未免失礼,势必引起彩潇的反感,毕竟人家都布下了灵力防御,显然是「非礼勿入」的意思。

  可如果不进去,那一直都跟在彩潇后面的迦楼罗在天宫第一层可就一无所获了,这个时间下来,其它几府的争夺想必早已开始,再赶过去已经来不及了,唯一有可能占到些好处的,便是这一府。

  那天宫更深处的天池洗礼对突破地至尊可是大有好处,也是迦楼罗此次天宫之行的目的之一,若是没有府主信物,到时候势必处处受阻。

  对彩潇的忌惮与实实在在的天池洗礼好处,都是猛料啊!

  「没办法了,还是搏一搏吧!若是这次天宫之行成功,未来我必将一飞冲天,成为炎帝武祖那般站在大千世界最顶端的男人,这天池洗礼,还是不能失了。」迦楼罗终于下定了决心,向彩色光幕进攻。

  一道细微的金光从迦楼罗的指尖冒出,乍看之下,仅仅只如同一根金针一般微不足道,但如果仔细感知,便会发现这根金针中蕴含了何等可怕的灵力。
  这一击几乎算是迦楼罗除去一些特殊底牌外的全力一击,即便是九品圆满强者也会瞬间毙命,施展出这一击后,迦楼罗英俊的脸庞也不由得苍白了许多,布满了细密的汗珠。

  「去。」迦楼罗轻声喊道,金针迅速向彩色光幕飞去,并没有任何惊天动地的声势。

  然而紧接着,从金针刺入的地方开始,一道道细小的裂纹便出现在了彩色光幕之上,裂纹越变越大,很快便扩散至了整个彩色光幕。

  「啪」的一声,这足以拖延九品圆满强者好一段时间的彩色光幕便彻底崩溃,并没有任何大的声响,仅仅只是化为了道道彩色碎片没入空气中,以至于正专心致力于沐浴和吸收至尊灵液的彩潇都没有发现。

  当迦楼罗的视线望向府中正中央时,神色不由得一滞。

  在大殿的正中央,是一池幽潭,其中的池水全都是精纯的至尊灵液。但让迦楼罗一滞的当然不是这些。

  而是在那幽潭中,有着一具雪白玉体在优雅沐浴。

  因为角度的问题,迦楼罗看到的仅仅只是美人的背后,第一时间引入他眼帘的,是一个雪白浑圆的美臀。

  她有着如波浪般的长发,也有着纤细柔软的蜂腰,完美无缺般的傲人曲线,修长圆润的玉腿令人口干舌燥。

  虽然并没有看到正脸,但迦楼罗却知道,这正是那个让他忌惮不已的神秘女子。

  此时沐浴中的裸身美人正慵懒地捧起至尊灵液清洗着自己的身体,虽然她的身体其实纤尘不染。这年轻的美人散发著一丝妩媚,即便是意志坚毅的迦楼罗都是不由自主地涌上一种惊艳之感。

  「太美了!」迦楼罗一瞬间不由得失神感叹,并没有压低声音,正在沐浴的美人立刻听到了他的声音。

  「什么人?」彩潇立刻冷声娇叱,她沐浴的样子虽然看似轻松,但其实正飞速地吸收着这一池磅礴的至尊灵液,半点都马虎不得,无法轻易移动身体。
  更何况,现在若是转过身来的话,被看到的地方岂不就更多了?

  「在下圣魔宫迦楼罗。」迦楼罗终于从失神中恢复了过来,温和地向彩潇回答。只不过目光却和之前回答彩潇时完全不同,带着些玩味之色,从后方细细地欣赏彩潇一丝不挂的身体。

  这真是最完美的身体,也是迦楼罗所见过的最美丽的女性身体,让他头一次觉得,也许人生中除了修炼以外,还有一些其它值得追求的美好东西,比如美色。

  「我见过你,擅闯女子入浴之处,无礼至极!还不快快退去?」彩潇声音冷冽,没有丝毫妩媚之意,虽然并没有动用灵力,但炎帝之女的威势在此刻尽显,足以震慑宵小。

  然而可惜的是迦楼罗并不是宵小,他是天骄,天罗大陆上年轻强者榜上排名第三的天之骄子,修炼万古不朽身的子法身——大日不灭身,未来有一分可能成就大千世界顶尖强者之位。他怎么可能因为这点气势就被震慑呢?甚至他反而觉得,这不知来历的神秘女子的魅力更加诱人了。

  「美人此言差矣。」迦楼罗将彩潇换了一个称呼,「上古天宫的遗迹乃是无主之物,谁都有来闯一闯的资格,这九府之一更是珍贵的遗迹,美人在这公共场所脱光了衣服,搔首弄姿,未免太过不知羞耻了吧。」

  「你……」彩潇几乎快被气吐血,连灵力吸收运转都不由得一阵翻涌,险些气血逆转,「遗迹自来有能者先到先得,我已得了此处的信物,这里的遗迹传承自当归我所有。」

  「难道美人没有听说过杀人越货吗?遗迹传承,可是可以转手于他人的。」迦楼罗笑吟吟地扫视着彩潇的身体,而后弯腰捡起了一件东西,「按照美人你的意思来说,那这些衣服被我捡到,是不是也就属于我了?」

  彩潇闻言俏脸顿时羞红,真想立刻回身过来给他一巴掌,但同时,一个更严重的问题也来了。

  迦楼罗已经走到了池边。

  他从一开始就没有停下脚步,一直都在向彩潇逼近,这当然躲不过彩潇的感知,她很想立刻要了这个登徒子的命,但她现在不能,此时的她到了化解吸收经脉中灵力的最关键时刻,若是一不留神,危险比先前还要严重。

  「我只有一击的机会,必须至少一击将他重创,不然身子今日必将无幸。」彩潇心中暗自想道,一丝丝灵力缓慢地向某处经脉聚集,准备着致命一击。
  然而就在这时,迦楼罗竟一把搂住了彩潇的纤腰,将彩潇修长的赤裸玉体一把搂入了怀中。

  「按美人的意思,美人你落到了我手中,自然也就属于我了。」迦楼罗在彩潇耳边哈着气道。

  彩潇顿时身体如遭雷击,裸